首页 > IT资讯 > 正文

为什么条形码总被称为“兽的印记”

条形码联合发明人乔·伍德兰德日前在其位于新泽西的家中不幸去世,享年91岁。虽然条形码被一些人讽刺为《圣经》中描述的“兽的印记”,但这不妨碍它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中最离不开的东西之一。


乔·伍德兰德(Joe Woodland)发明了条形码—每次你在超市购物时,扫描这组线条和数字就可将货品款项记入收银机。这位91岁高龄的IBM设计师在本月早些时候去世,不出所料,这随后在网络上引起反应。

“这是兽的印记!”一个常在Wired上发表评论的人在乔·伍德兰德的悼词下写道。他让读者们去看看《启示录》(the Book of Revelation)的第十三章的第十六节。《启示录》是《圣经·新约》(the Bible’s New Testament)的末卷,在其他众多事件中,它预言了世界末日的情形:兽从地上来,天降火雨,在所有人身上印上“兽的印记”—用于买卖的印记。

“它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额上受一个印记。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作买卖。”看这第十三章,“在这里有智能。凡有聪明的,可以算计兽的数目;因为这是人的数目,它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

可能,这个评论者只是开个玩笑—他称自己是“全金属披萨(Full Metal Pizza)”,而且他的个人说明是“绿色食品(Soylent Green 1973年的电影《超世纪谋杀案》)仍是人肉做的!!!”—但自从伍德兰德和他的IBM同事引入了通用产品代码(UPC:Universal Product Code),就不断收到投诉和抗议,称这是迈向末日的一步—而且并非所有投诉是开玩笑。

20世纪70年代,当第一台UPC扫描器投入使用时,根据在项目中工作的一些IBM员工回忆,那时在百货商店发生了抗议—即使条码是贴在可乐罐和苹果酱瓶上的,并不是受印在右手或额头上。之后的几年,都市传说渐渐流传开来,警告那些容易相信传说的人,说数字666就隐藏在每一个条码中。乔治·劳瑞尔(George Laurer)进一步完善了伍德兰德的原始概念,设计出了今天我们所知道的条形码—劳瑞尔曾收到自称是撒旦(Satan)的人寄来的挂号信,信中他被问到执行魔鬼的指令感觉如何。

“所有这些都只是胡说八道,我的名字、中间名和姓氏还都是六个字母呢!” --乔治·劳瑞尔

很明显对关于UPC的问题及其与《启示录》之间假定的联系感到厌烦的劳瑞尔,称所有这些都是“荒唐可笑的”。但这也有几分有趣。劳瑞尔一直告诉那些观察UPC的人,每个条码上那些长一些的“导向条”—一条在前,一条在中间,一条在末尾—并不代表666,籍此希望平息都市传说。但你没法压制人的本性,如果有人想要找到末日降临的证据,他们就会找到的。

当乔·伍德兰德在20世纪40年代晚期构思出条形码的时候,它看起来就像“公牛眼”—一系列的同心圆。尽管伍德兰德在50年代早期去了IBM工作,并帮助IBM将UPC推向市场,他却将最初的“公牛眼”专利卖给了另一家公司,而IBM最后选定的条码看起来更像一个方形—一组的短而平行的线条。

该条码由劳瑞尔设计,而且这就是今天你在货品上看到的条码。从本质上讲,光扫描器读取了每个线条边沿间的距离,而这些距离对应的数字可用来识别产品。

在20世纪70年代早期条码技术尚未成形时,劳瑞尔就率先意识到条码可以被解读成某种末日预言的指向标。他的女儿恰好在研究《启示录》,他难免会留意到代码中包藏了少数的6—尽管这并不是至今仍在网上吹嘘的都市传说中的666。

根据劳瑞尔所说,线条的形式和间距所对应的数值“几乎是随机地”由该项目的数学家大卫·塞维尔(David Savir)赋予的,且这包含一个默认值—或错误值—可在扫描器读取代码错误时使用。如果扫描器读取的任意两条条码间有无限长的间距,它回返回数值6。

诶,但这并不是那个唯一的666。

那时,IBM并不总是像给产品编号一样给产品起名字。IBM的UPC扫描系统—包括扫描器本身,终端、某种局域网和一个控制器—被叫做3660。而单独的扫描器也贴着它们自己的数字标签:3666。

IBM的主管比尔·塞梅尔(Bill Selmeier)曾在北卡罗来纳州首府罗利(Raleigh, North Carolina)的IBM百货系统小组和劳瑞尔、伍德兰德一起工作,他并不记得在条码尚未开发完成时,组里有任何人讨论人们抗议使用扫描器的可能,但人们的确抗议了。当塞梅尔出现在洛杉矶的拉尔夫(Ralph)百货商店去查看其中一台最先运作的扫描系统的使用情况时,一个身穿细条纹服装,脚穿翼波状盖式男皮鞋的人走近他,对他说条码是兽的印记。

“我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塞梅尔回忆说,“但我回到旅馆后就翻开了基甸(Gideon)的《圣经》。”

那时的新闻故事讨论了这与《启示录》之间的相似之处以及那些投诉。那些形形色色的投诉,并不总是与666有关。据劳瑞尔说,早期的扫描器试验片上标有字母F、G和H,而某些人将这视为条码意义远超过仅作为可乐罐标识的证据,坚持认为H代表头,而F代表前臂。

“所有这些都是无稽之谈,”劳瑞尔说,“我的名字、中间名和姓氏还都是六个字母呢!”

当然,一些人会认为组成他们姓名的字母数目极其重要。人啊,就是这样。


相关词搜索:条形码 upc 兽的印记

上一篇:印度雄心勃勃的科技政策
下一篇:再见,2012,笔记本和台式机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除非注明,均为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违者本站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之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