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资讯 > 正文

中华英才网不眠夜:二次被卖 员工抗议 与高管两度谈判

抗议员工在13层走道等待CEO的出现

抗议员工在13层走道等待CEO的出现

被“困”的CEO

昨日晚间7点左右,海航实业大厦13层,中华英才网总部,公司CEO罗秉泉(英文名ED)在沉默了约四个小时后,打开了自己的办公室门。罗秉泉 看上去大概40岁,略显老态的他在两个魁梧大汉的“护送”下来到12层的会议室与员工谈判。满楼道的员工在骚动中给他让出了一条路,期间还能听见有人对罗 发出“胆小鬼,要什么保镖啊”之类的呛声。


就在上午10点左右,中华英才网宣布执行公司出售前的裁员计划。包括销售、技术、人资和财务在内的约200多人被裁,并拿到了(N+3)*月薪 的离职补偿(孕妇额外补偿24个月薪资),裁员比例在54%左右。根据员工们的介绍,公司总监、总经理级别的管理层基本全部被裁。裁员宣布前,很多销售还 在打电话催客户的年底结款。


让人意外的是,由于离职赔偿方案相对丰厚,被裁员工反而成了被羡慕的一方,200多名在职员工发起了集体抗议。


“被裁掉的人高高兴兴拿着赔偿金离职了,而我们呢?”——不止一位员工表达了这样的不满。在公布裁员决定时,管理层以收购协议限制为由没有公布 收购方的信息,也没有提留任员工的补偿方案,“唯一告诉我们的就是,没有被裁的继续工作”。客服部一位殷姓的经理这样说道。她25人左右的客服部当天被裁 掉了一半。


下午两点左右,这些员工开始在13层聚集,希望向罗秉泉和Monster派来执行裁员事宜的高管“讨一个说法”。13层的过道被围得水泄不通, 而罗秉泉和Monster方面的两位高管各自“躲”进了办公室。接下来的四五个小时,是双方的僵持。期间,北京建外派出所的民警出现在现场维持秩序。


而罗秉泉走出办公室,意味着有重新谈判的希望。

抗议员工与罗秉泉一起,与Monster CEO举行越洋会议

两个谈判会议

当晚,中华英才网的员工参加了两个谈判会议:一个是与CEO罗秉泉的谈判会议,一个是与Monster CEO赛尔·伊安努兹(Sal·Iannuzzi)的越洋电话会议。


晚上8点左右,罗秉泉和十多位员工代表就赔偿方案进行沟通。2008年Monster收购中华英才网时,罗秉泉就已在公司任职。因为是美籍香港人,罗的普通话并不标准,所幸的是还不至于造成沟通障碍。


在大约半小时的谈判中,员工要求罗公布收购方信息,并提出对在职员工的补偿方案。罗秉泉仍旧以收购协议约束为由,未披露收购方是谁。根据他的说 法,中华英才网与收购方在上星期六签署了收购协议。收购最终能否完成,需视协议中的附加条款完成情况。根据协议,收购的截止日期是1月31日,收购后 Monster仍将保持中华英才网的一小部分股份。也就是说,如果中华英才网在31日前不能做到协议中的规定,收购将宣告失败。


问题是,罗秉泉并没有披露收购协议的条款内容。作为裁员的执行方而非决策方,罗秉泉也没有权力答应员工提出的任何赔偿要求。在全体员工的施压 下,罗最终答应向Monster CEO赛尔·伊安努兹打去越洋电话,与员工举行电话会议商讨解决方案。当时,美国东部时间应该是早上8点左右。


于是,赛尔·伊安努兹的声音出现在中华英才网的12层会议室里。也许是考虑到通话效果,他特意将语速放的很慢,音调也一直很平缓。CEO罗秉泉 自动充当了电话会议的翻译。在了解了员工的诉求后,赛尔给出了承诺:中华英才网被收购后,如果现任员工在2013年内被收购方辞退,将可以得到与此次裁员 相等的赔偿。此外,他还许诺在本月给每个员工一个月的额外薪资作为补偿。


对于赛尔来说,这可能是一个很大方的妥协,以致于他在听到员工反对声音的时候表示难以理解。但在员工看来,2013年太远,争取权益只争朝夕。他们再次明确自己的诉求:马上对在职员工实施与离职员工相同的补偿方案,此外,员工自主决定是否与收购方续签合同。


赛尔显然不会接受这一要求,因为这意味着,Monster不仅要额外多出一笔不菲的赔偿费用,员工还很有可能流失殆尽。


谈判陷入了僵局。


晚上10点20分左右,员工给出了折中建议:赔偿方案不变,但员工承诺在2013年内不主动离职。赛尔最终表示愿意考虑这一建议,但需要24小时的时间做出最后答复,并要求员工在未来24小时内不再对外界谈论此事。


深夜11点多,这一越洋会议终于结束,200多位员工陆续离开办公室,喧嚣了一天的中华英才网总部逐渐归于沉寂。

生死收购

这是一个不眠夜。2008年被收购后一直低调沉默的中华英才网,终于在二次出售前被撕开了一道口子。这道口子,为外界观察中华英才网的没落,提供了一些可供研究的细节。


2008年10月,美国在线招聘巨头Monster以1.7亿美元现金收购中华英才网剩余55%的股份,使后者成为其全资子公司。按照2007年的全年营收规模排位,中华英才网是当时的行业第二,第一名为前程无忧、第三名为智联招聘。


根据互联网数据研究机构Hitwise的报告,如今中华英才网的周访问量已跌出行业前十。2008年,Monster披露的中华英才网亏损额达 1.75亿元。根据i美股的报道,2012年三季度,Monster财报中计入的来自中华英才网的亏损则达到了2.3亿美元。竞争对手前程无忧自2004 年上市后一直处于盈利状态。智联招聘也在2011年成功扭亏为盈。


在员工看来,推广上的保守、网站系统盲目国际化和高管管理的无能是中华英才网被收购以来“每况愈下”的根源。一位工龄长达5年的金姓销售员工表示,被收购后的中华英才网在推广上过于保守,而去年更是几乎完全未投放广告。“如果推广上不那样,我们的情况应该会好很多。”


“我们亏损不是因为员工业绩不好,而是因为公司花了太多钱去雇佣高管,如今这些高管都拿着补偿走了。”在中华英才网,员工对管理层的不满也在昨 晚全面爆发。据了解,公司总监、总经理级别的管理层基本全部离职并拿到了补偿,当晚现场所能见到的管理层除了罗秉泉外,还有北京分公司的总经理Judy。 在谈判中,气愤的员工有时候会打断罗秉泉的发言,以致于罗不得不要求员工注意礼仪举止。


而去年7月的一次平台升级,让员工对母公司Monster的决策和中华英才网管理层的不满达到了顶峰。当时中华英才网引进了Monster的三 项技术,将自身平台“Monster化”。一位梁姓技术人员表示,所谓的平台升级就是将Monster的在线招聘系统套用过来,全然不顾中国市场的用户习 惯。例如,升级后的平台将字体大小沿用了Monster系统默认的英文字母大小,而在同等字体下,中文往往因为复杂的笔画数比英文更难辨认。“很多客户看 那个字都要吃力死了,销售也来跟我们抱怨说这个系统完全没法用。”


这一说法得到了销售部员工的证实。不少员工表示,7月平台升级后的客户流失率大增。一位销售部员工给出了华北区的销售数字对比。7月前,华北区 的月销售额在600万左右,而升级后仅为100万左右。12层的公告栏上还贴着公司年底促销的公告,原价8000多的服务包优惠到了1000元,“就算是 这么低的折扣也卖不出去,因为客户说我们的系统太难用了。”一位男销售人员如是说。


种种的过往和现实,让员工们感到无望。在昨晚的抗议上,甚至有员工喊出了“中华英才网如今等同于垃圾”的言辞。


而罗秉泉也不得不承认公司的困境。他在谈判中明确表示,如果1月31日本次收购无法完成,中华英才网已经没有能力维持今年一季度的运营。在与员工的谈判中,赛尔也表示,如果员工不接受他最先给出的补偿方案,Monster只能选择关闭中华英才网业务。


对于中华英才网来说,这无疑是一次关系生死的收购。但这一生死收购的收购方是谁,至今仍然是个谜。29日晚的北京,浓浓雾霭还未散尽,中华英才网200多员工的抗议结果,也还需要20多个小时后才能看清。


注:应采访者要求,文中员工姓氏均做了化用处理。


相关词搜索:中华英才 高管

上一篇:对社交网络说不
下一篇:亚马逊的电子书业务份额高达70%,仍未披露Kindle销量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除非注明,均为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违者本站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之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