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资讯 > 正文

开放和废话

Tim Wu,New Yorker 栏目“News Desk”的作者,在《一个苹果这样的公司是否需要一个乔布斯这样的天才?》这篇文章中对“开放战胜封闭”这条行业公理尴尬面对苹果公司长达十年成功的解释赢得了广泛赞同。Wu最后总结道:是的,乔布斯死后的苹果正在跌下神坛,现在,开放战胜封闭这一常态随时会重现。让我们重头深思他的结论。

从头来看。

科技行业有一句古谚:开放战胜封闭。换句话说,开放的或者那些互用性支持良好的技术性系统往往会战胜那些倾向封闭的对手。这是一些工程师的信仰之念,也是从诸如20世纪90年代Windows击败苹果Macintosh,Google早期的崛起等一系列事实,甚至往更大了说,从互联网的成功中得来的经验(还记得AOL吗?)。但是现如今,这句古谚是否还成立呢?

请先允许我以一个放之四海皆准的商业规律开始:更好和更早的产品或服务比更差和更晚的受欢迎(better and earlier tend to beat worse and later)。也就是说,成功的产品或服务一般会是那些拥有高质量并且较早面市的。(想想微软在智能手机市场上的失意:Windows Mobile(也就是Windows CE)先于iPhone和Android面市,但是它最后失败了。Windows Phone 拥有质感的外观和设计美观的系统,但它面市时,iPhone和Android几乎垄断了这个市场——所以太迟了。)你不必是最好或者是最早的,但是赢家往往综合了这两方面优势的。

这并不是很深刻有见地甚至也不是原创的理论,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常识。而我的观点是,开放vs封闭对判断商业成功与否几乎无实用,对商业本身也如此。开放并无多大魔力。

让我们再看Wu的所谓范例:

“20世纪90年代Windows击败苹果Macintosh”——Wintel联盟在90年代吞食了Mac的份额,但这恰逢Mac功能优势的低谷。PC机是米色的方盒子,而Mac是稍微好看点的方盒子。Windows 95在Windows 3的基础上有了长足的进步,而Mac OS在这十年中几乎停步不前,苹果把时间挥霍在乌托邦式的下一代系统中,并且看不到光明——Taligent, Pink, Copland(系统名)。Windows 95甚至是从当时拥有最佳视觉效果的NeXTStep而不是从Mac系统借鉴经验(这句是Windows高级黑=。=)。

苹果和Mac在90年代的问题与苹果是否更封闭无关,而是取决于产品的质量。并且,如我们后来所知,这个局面只是暂时的。苹果公司仅仅计数Mac而不包括iOS设备就已经是世界上利润最丰厚的个人电脑制造商,并且在前五的零售商畅销。在最近的6年中,Mac每季度的销售额甚至超越了整个PC行业。Mac的重焕生机也与是否更开放无关,而是取决于得到了改善的质量:一个现代的操作系统,设计美观的软件和其他人亦步亦趋,毫无廉耻抄袭的硬件工业设计。

Mac在80年代是封闭的,而且蓬勃发展着,与如今的苹果相似:少数而合理的市场份额,很健康的利润率。它遭受苦难的90年代中期,不仅市场份额下降的厉害,而且无利润可言。在这期间,Mac没变得更封闭,却变得无论技术上还是美学上都死气沉沉。然后Windows 95面市,没有改变 封闭/开放 方程式(即开放战胜封闭)哪怕一丁点,只是缩小了与Mac的显著差距。Window崛起,Mac衰落,这些都与是否开放无关,而与工程和设计质量有关。Windows进步了很多,Mac则裹足不前。

甚至还有更多关于Wu所引用的这个案例的事实,Windows 95之后,苹果很快“开放”了Mac OS,以Wu在文中对“开放”一次的理解方式:他们授权给PC厂商生产Mac OS的设备。这是最开放的决定——按Wu对开放所理解的那样——在苹果电脑公司的整个历史长河中。

然后?这差点让公司破产。

Mac OS的占PC市场份额仍然保持着死气沉沉的态势,但苹果的Mac电脑销量,特别是那些利润丰厚的高端机型,却暴跌。

当乔布斯和他的 NeXT团队重新掌控苹果时,他们马上中止了授权协议,让公司回到了它完全掌握所有体验的根本,然后只做一件事:设计出更好——但是完全封闭的——的软件和硬件。这很有用。

“Google在早期的崛起”——按Wu所说应是指Google网页搜索。但Google搜索有比他的竞争对手更开放?当时还是现在?关于Google搜索的一切都是封闭的:源代码,排名算法,甚至Google引以为豪的数据中心的建立和位置也是众所周知的秘密。Google称霸搜索的原因只有一个:提供了一个优越得多的产品。它更快,更准确,更聪明,而且视觉上简洁有序。

“互联网的成功(还记得AOL吗?)”——这点Wu有些道理。互联网确实是开放的胜利,或者说是透明的胜利。但AOL并不与互联网竞争,AOL是个服务商,互联网则是全球公用系统。你现在仍需要一个服务来连接互联网,AOL负于电缆和DSL提供商而不是互联网。AOL是个废物般,评价差,设计烂的通过奇慢和繁琐拨号的调制解调器联网的软件。

这个古谚在近几年经受着严厉的质疑,主要是因为一家公司——苹果。它无视工程师理想家和权威人士的说教,坚持半封闭策略——或者如他们所说的完整体验——挑战着这条规则。

这条规则其实已经面临我们当中的一些人的严厉质疑,因为它根本就是谎话。也不是说相反的就对(封闭战胜开放),而是,开放或封闭与否对成功的影响并没有一个普遍的规律。苹果不是这个规律的特殊者,但他是证明这个规律是谎言的最佳实例。

但现在,在过去的六个月中,从种种迹象来看,苹果开始步履蹒跚。原谅我的马后炮,古谚有新解:封闭能战胜开放,但你得是天才。在一般情况下,在一个变换莫测的产业和常人的思维,开放仍然战胜封闭。换种说法,一个公司的封闭程度取决与它的远见和设计天赋。

再也找不到比关于公司有远见卓识的领导和天赋异丙的设计师更容易成功这种观点更简单的理论了对不?Wu所说封闭的公司需要远见和天赋纯属胡说八道(开放标准确实比封闭的更容易成功,但不是Wu在文中所讨论的,他所说的是关于公司和他们的成功)。

为了解释这个,我首先需要慎重对待“开放”和“封闭”的含义,这两个词被广泛用于科技行业,但却有着诸多理解。事实是,没有完全开放或者完全封闭的公司,这里存在着一个频谱,类似于Alfred Kinsey用来形容人类性行为的表达。这里,我单指三件事的结合。

首先,“开放”和“封闭”指科技公司的宽容度,对那些改造自己产品的人示以尊重。我们说Linux是开放的,因为每个人都可以为它设计一个能运行的设备。相反,苹果是很保留的:它不会授权iOS系统运行在三星智能手机上,或者是在Apple store卖Kindle。

是的,他们不会在Apple store卖Kindle,也不会卖三星手机或者戴尔电脑,戴尔或三星也不会卖苹果产品,但是苹果让kindle应用出现在App Store。

其次,开放可以形容一家科技公司如何公平地对待其他公司。火狐浏览器对所有的网址一视同仁,苹果,正相反,永远对自己的更好。(可以试试从iPhone中删除iTunes)

这是Wu对开放的第二个理解——把网页浏览器与操作系统做对比。苹果有自己的浏览器Safari,与火狐相似,对所有网址一视同仁。现在Mozilla有了自己的手机系统,我敢打赌,至少有一些应用你没法删除。

第三,也是最后一条,开放指一家公司如何开放透明地说明产品如何工作以及怎么处理。开源产品,或者那些依赖开源标准的产品,使它们的代码随处可见。与此同时,Google在很多方面开放,但对搜索工程方面的代码则十分谨慎。在科技界,对这一不同的标准描述是如下隐喻:大教堂与义卖场的差别。

Wu甚至承认了Google的核心资产——搜索引擎和驱动它的惊人的数据中心——像苹果的软件一般封闭,却忽略苹果在开源项目如WebKit和LLVM的领导地位。


上一篇:google安卓推出手腕“手表电话”
下一篇:中移动推出免费网络电话 迟到的微信对手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除非注明,均为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违者本站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之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