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资讯 > 正文

轻博客上的“性”是怎样改变媒体的

当遇到与性有关的话题时,美国的报刊杂志有一种性爱初学者般的复杂态度。光看不摸,光想不做,光学不实践。五分之一的美国人都阅览情色书刊,而在全球范围内大约有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网页搜索是有关情色内容的。直到现在,杂志和报纸仍然将“性”有关的内容维持在相当程度的比例上。对于一个卡在二垒位置(更具体点说,就是侧乳)的产业来说,它终于迎来了报刊杂志界的性成熟时代的预兆。这得感谢所有的外国人,色情文学以及女人们,特别是掌握在女人手中的色情文学。

外国人是关键。无情、仓促而不屑一顾,饱受折磨的美国性欲。在加拿大创立、总部设在纽约的Vice网站研究瑞士妓院,检验本国产的情趣道具,还运营着性爱主题的网站频道Not Safe For Work(工作的时候可别看),这个分区紧挨着旅游频道和科技频道。由一位英国籍匈牙利裔老板建立的高客传媒,创立并运营着Fleshbot,一个比“Before Night Falls”(夜幕降临前)包含更多同性性交内容的博客。它旗下的Jezebel网站总是讨论与性相关的内容,还常常发起像是“三月疯狂性爱vs巧克力”这样的竞赛,这场竞赛很聪明地赶上了一年一度的美国大学生篮球联赛月(口交不费吹灰之力地打败了会被指甲倒刺弄痛的抚弄)。十年以前,Vice和高客传媒被评价为媒体界的一潭死水,而现在,它们的估价高达十亿美元。

“性”应该已经占领了美国的报刊杂志了。媒体已经成为了艺术家、歌手、音乐家、小说家、作家、电影制作人和诗人们的肉欲家庭的一部分。几乎每一首歌都关于前戏、性爱和辐射;“格雷的五十道阴影”是最近的畅销书,而画家的存在理由成为裸体。我记得在朵拉斯·爱丽森的“卡罗莱纳的私生女”中,女主角Bone在她12、3岁的时候对着一根树枝手淫。那就是你永远不可能从报纸上读到的真实情况了——这可真讽刺,报纸本来是该忠实反应大众的兴趣取向的。报刊杂志总是被两个老古董观念所束缚着:一是美国观念,它认为政治八卦和暴力故事比裸露的人体更容易被人接受;二是广告业,它总是向政治压力低头,还在一则广告包含了太接近性爱的内容时大动肝火。这就好像一支雪茄比性爱还可怕一样,停下来吧,伙计们!

然后网络来了,海啸一般地重新掀起了一轮狂潮。保守主义突然就沦为了在大众意识的汪洋中艰难浮动的轻舟。每一秒,都在出现另一种声音,另一个层面,另一个网站,而这过程重演了成千上万遍。网站拔出了文化中扎得最深的三个锚:钱在这里是没有用的,一切都是免费的;没有攻击;没有财产。总的来说,网络是个非常好的地方:大笑的猫不需取代任何人就征服了全世界。我们在男性和女性的品位之间取得了更美妙的平衡,尤其是在话题涉及到性的时候。

在2010年以前,每2.5个网站中就有一个是色情主题的。两年以后,那些中坚力量让位给更加感官化的色情主题网站,女人们接管了导演的位置,而像是Viv Thomas,X-Art和Hergre这样的网站改善了现状。由身体的感觉主导的叙述方式正在逐渐为好色的女人们的原始力量所替代。德国摄影家Ellen von Unwerth认为“性感”是“在秘密地表达点什么,和她眼睛里透出的那种动物般的原始欲望的光芒。”而秘密则指的是从一个性感的女人到让这个性感的女人来到你身边的那段爆炸性的距离。Von Unwerth镜头下的女人们向下沉沦,追逐着感官享受,却没有满足它的方法。没有回报的性欲是残忍的,而在照片中,女人可以让那一瞬间冻结,并让它永远在无限的时间中悬荡。这正好与男性的性欲是完全相反的。男性性欲在色情主题的作品中,以一种永不停止的力量的方式呈现,在色情电影中表现为:从“嗨,你好吗?”到男主角释放的镜头,一切就发生在十分钟之内。

女人并不仅仅在网络上居于主导地位,她们甚至逐渐成为了控制者。一半以上的美国社交媒体常住民都是女性:Facebook中有58%的用户是女性,Twitter有64%,Pinterest的女性比例则高达82%。她们在社交媒体上比男人发布更多的内容。她们就像筑巢的鸟那样永无止境的打着招呼,讨论着拥抱与接吻。对她们而言,照片占比重大的网站更具吸引力。她们也对图片部分做出了很大贡献,这常常让她们变回了赤裸的女人。女人也喜欢性爱,你难道不知道吗?她们喜欢把自己当做性爱的中心,喜欢看到她们自己有力地思考。就像von Unwerth说的,女人们是为被享受而存在的。

三分之一的女性承认她们看色情文学,46%的年轻女人说她们有过肛交经历——这比之前那个时代的数据整整多了一倍。“在这个过程中,放弃控制就像是解脱一样,”Nadia Cho,一名伯克利大学的学生在最近关于捆绑SM的专栏中写道,“挨耳光是你的性爱日程中可以考虑添加的一个项目——它可比听起来要色情多了。”网络上无处不在的性让那种“做爱就意味着放弃权力”的观念消失了,“观赏和分享裸露照片”的行为也不再意味着堕落。

道德的中立和女性声音的崛起意味着一种更加平衡、更大的色情内容表现形式出现在了网络上。微博客就是最好的范例了。女性们可以在微博客上展示她们的性爱音频。而对于传统媒体来说,更重要的是,微博客正在寻找性欲和商业需求之间的平衡点。Justify-Sexy,一个由20岁的罗马尼亚人Gabriela运营的性爱主题微博客,就可以成为一个基本的例子。她将城市景观的照片、名人名言以及半裸的有刺青的男人的照片组合起来。只穿着贴身内衣的女人正在拽下裤子,挑逗地触碰着她身旁漂亮的车和美味的三明治。组织性内容是赋权,而不是对象化。

我们来看看一些和那些女性主导的媒体公司差不多的风格吧,比如Live Fast Mag。这个网络界的新兵是由两个女人运营的。Live Fast Mag最近开设了一个性内容专栏来展示那用漂亮的方式排列着的内衣展览,以及时尚摄影师的采访。Live Fast和Gabriela的Justify-Sexy给出了“女人们的性是如何进入媒体界的主流”的答案:时尚。最近英国的一项研究表明,女人比起性更关注时尚,在美国这个研究结果也一样适用。这表明,衣服的美和身体是无可避免地联系着的,而这种联系让女人们自愿的走进了人们关注的中心地带。


相关词搜索:博客 是怎样 改变

上一篇:中移动推出免费网络电话 迟到的微信对手
下一篇:未来十年最热门的IT技能和职业机会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除非注明,均为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违者本站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之权利。